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扶贫文苑

罗中立 油画《父亲》

作者:
来源:
2016/07/04 11:25
浏览量

  

罗中立 油画《父亲》

 

  谁都无法忘却这张布满皱纹的脸,他是你我精神上共同的父亲,是中华民族沧桑历史的见证,也是唤起人间亲情的传神写照。这是四川美院院长罗中立1980年创作的油画《父亲》

  鉴赏:

  罗中立 油画《父亲》

  罗中立,原籍四川璧山县,1948年生于重庆郊区,幼年在父亲影响下学画。1968年于四川美院附中毕业后,去钢铁厂当工人,1978年考入四川美院油画系,1981毕业,1983—1986年在欧洲考察学习,1998年始任四川美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0年,尚在四川美院学画的罗中立以一幅超级写实主义作品《父亲》而一举成名,并获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中国美术馆收藏。从此之后,执着于农民题材油画的创作。

  油画《父亲》以纪念碑式的宏伟构图,以领袖像的尺寸,运用超写实的表现手法,强调了真实的面貌,充满了人性关怀,包含深情地刻画了中国农民的典型形象,产生了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深深打动了无数中国人。从这幅力作中不难看出,中国美术走向了写实的艺术高峰,作品内容更多体现了关注民生的思想内涵,是中国历史发展阶段的真实写照,是中国美学重新被重视的有力见证。

  古铜色的老脸,艰辛岁月耕耘出的那一条条车辙似的皱纹;犁耙似的手,曾创造了多少大米、白面?那缺了牙的嘴,又扒进多少粗粮糠菜?他身后是经过辛勤劳动换来的一片金色的丰收景象,他的手中端着的却是一个破旧的茶碗。

  画家以深沉的感情,刻画出一个勤劳、朴实、善良、贫穷的老农的形象。他咄咄逼人,发人深省。多少人曾在他面前黯然神伤。因为这位老农的形象已经远远超出了生活原型,他所代表的是中华民族千千万万的农民。正是他们辛勤的劳动,才养育出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他是我们精神上的父亲!

  此画问世是在我们整个民族经历了十年浩劫这个重大灾难之后,它所激起的不只是观者对老农个人身世的悬想,更是对整个中华民族这个农业大国命运的深深思索。

  《父亲》这幅画构思的产生,是罗中立从看到一位守粪农民后开始的。他说“我要为他们喊叫”这就是我构思这幅画的最初冲动。开始画了守粪的农民,以后又画了一个当巴山老赤卫队员的农民,最后才画了《我的父亲》,开始画的名字是“粒粒皆辛苦”,后来,一位老师提议改成《我的父亲》。他说我国是一个农民的国家,但为农民说话的很少,老实话就更少,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我采用领袖像的尺寸画农民,就是为了更充分地表现细节。我尽量搜集各种特征,如鼻子旁的痣,老百姓都叫“苦命痣”,他们的确认为命中注定一辈子受苦;“卷耳朵”老百姓说是怕老婆,我用来表现农民的天性善良、驯服,不会反抗。画干裂的嘴唇,手指上的倒刺,锯过的粗瓷碗,以及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是精心推敲过的。这位农民的形象,实际上在我脑中是多少农民形象的概括。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画出来。只有哪个圆珠笔,是一位领导同志建议画点“社会主义制度新农民的特征”加上的。我想不至于影响很大视线,就同意了,我的确是怕不能取得展览的资格啊!

  罗中立《父亲》这幅力作,当时也打动了《美术》编辑,并在1981年第一期《美术》杂志封面上选用了。罗中立也因此画被誉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画坛的一面旗帜。

  罗中立的油画《父亲》因获得“中国青年美展”一等奖而闻名天下,然而当年大胆推荐《父亲》的资深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却挨骂多年,甚至遭遇停职。参加“居住在成都———2005中国当代”油画展邀请展”的栗宪庭首次披露了《父亲》获奖背后的内幕。

  “发现《父亲》其实很偶然。1980年,罗中立创作完油画《父亲》时还是四川美术学院的学生,当时这副作品参加四川省青年美展,《美术》杂志社领导去参加了,带回来一些照片。我是《美术》杂志的责任编辑,有发稿权,在办公室看见《父亲》照片时,我跟罗中立并没有交往,之前只是刊发了他的女知青图等作品,但《父亲》让我特别震动,画的尺寸是用画伟人的规格,画里的农民父亲形象强调了真实的面貌,充满了人性关怀。没有一点犹豫,虽然当时他还是个学生,我还是在1981年第1期《美术》杂志封面上选用了。”栗宪庭回忆说,他当时也是顶着压力刊发《父亲》的,但让他欣慰的是,《父亲》得到了中国青年美展很多评委的认同,随后《父亲》被评了一等奖。

  罗中立因为油画《父亲》得到《美术》杂志社青睐一举成名,但《父亲》的“发现者”栗宪庭却挨骂多年,甚至遭遇停职。“《父亲》在《美术》杂志上刊发后,除了得到巨大关注外,也引起了很长时间的争论,《父亲》被很多批评家批评为‘污蔑了农民形象’,作为编辑者的我当时挨骂是肯定的,但我并不后悔,我觉得应该为当时新的艺术一个展示的平台,给年轻艺术家一个露脸的机会。”栗宪庭说,每一个新的艺术出来都会出现挨骂的现象,但最后大家又接受了,因此他不在乎自己为《父亲》挨骂,即使1993年他被杂志社停职两年,他现在也不后悔。的资深艺术批评家栗宪庭给出了这样中肯的评价。

  今天,当我们再次面对曾经打动过无数人的《父亲》时,一种咄咄逼人的沧桑感会油然而生,同时又让我们明白了一个伟大艺术作品的产生是多么地来之不易啊!在当今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环境中重读《父亲》也就更有其深远的现实意义了。(责编: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