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最新资讯

对口帮扶二十年:东西部扶贫协作写就了哪些贵州故事

作者:
来源:
贵州日报
2016/10/08 00:00
浏览量

 

  对口帮扶结硕果 山海携手著华章

  ——东西部扶贫协作的贵州故事

  核心提示

  1996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东部9个省(市)和4个计划单列市对口帮扶西部10个省(区)。其中,深圳、青岛、大连、宁波4个计划单列市采取“一对二”的帮扶模式对口帮扶我省8个市(州)。

  2013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对口帮扶贵州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3〕11号),明确新增上海、苏州、杭州、广州4个东部发达城市对口帮扶我省,在新一轮的对口帮扶工作中实现了8个东部发达城市“一对一”对口帮扶我省除贵阳市外的8个市(州)。

  2016年7月2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必须认清形势、聚焦精准、深化帮扶、确保实效,切实提高工作水平,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

  8个帮扶城市党委、政府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对口帮扶的战略部署,带领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投身到帮扶贵州贫困地区的工作中,经过二十年的艰苦努力和无私援助,使贵州贫困山区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上海 遵义

  3年,上海市累计投入资金2.5亿元帮扶遵义市,直接受益群众16万余人。

  道真自治县桃源乡山高坡陡,山上没有一个稳定的水源,群众生产生活用水全靠肩挑背驮。

  2013年,在上海市杨浦区的重点对口帮扶下,桃源乡人饮工程顺利建成并投入使用,1000余人和1600余头牲畜喝上了安全卫生的健康水。

  3年来,上海市以“贵州所需、上海所能”为根本原则,精准聚焦,加大资金支持、产业合作、人才支援、社会帮扶等,努力在帮扶中扶到点上、扶到根上。

  项目扶持,改善贫困。3年来,上海市对口帮扶遵义市的122个项目,重点安排在遵义市武陵山、乌蒙山两大集中连片特殊贫困地区9个县(市)的贫困乡镇、贫困村,有效助推习水、正安、务川、道真4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减贫摘帽”,直接受益群众16万余人。

 

  上海市杨浦区2013年援建的遵义市正安县土坪镇中心幼儿园。胡志刚摄

  人才支援,扶贫扶智。上海援黔干部扎根基层、苦干实干,成为遵义推动扶贫开发、社会事业发展、产业合作的一支重要力量。

  社会帮扶,深入人心。3年来,上海与遵义相关医院建立结对帮扶关系,开展学术交流、学科建设、便民义诊、远程会诊等活动;上海的7所中等职业学校与遵义相关学校建立结对帮扶关系;上海市社会各界累计捐款捐物近7000万元。

  扶贫协作,提升“造血”功能是长久之计。

  进入第二轮对口帮扶,沪黔两地商定,深化帮扶,推动对口帮扶工作从单向帮扶到双向合作的转变,实现共赢。

  经济合作——以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遵义分区和遵义·上海产业园为载体,两地产业合作有序推进。先后签署了园区共建、商务流通、文化旅游、现代农业等一批战略合作协议,在遵义设立贵州省第一家上海外高桥进口商品直销中心(DIG),上海市组织了200多批次企业代表团到遵义考察,开展遵义—上海重点行业协会产业合作推介会。

  旅游合作——通过“直飞遵义·醉美之旅”旅游推介会、上海国际旅游节暨花车大巡游等旅游宣传促销活动,遵义在上海市民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显著提升;通过与上海泡泡海旅游传媒集团、上海春秋国旅、国旅集团上海有限公司等单位的合作,打造了两地旅游直通车,拓宽了沪遵两地旅游通道。

  人才培训——组织35批1182人次赴沪培训、进修或挂职,着重培养园区建设、教育卫生、经贸、金融等人才;邀请8批上海各类专家学者来遵,指导“院士工作站”或“重点实验室”建设。同时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等领域开展产学研合作。

  下一步,双方将继续深化合作交流内涵。充分发挥漕河泾遵义分区品牌效应,深入推进园区共建工作。借鉴上海自贸区的经验做法,在规划编制、人才管理、运营模式和贸易通关等方面为遵义综保区申建工作提供帮助。扎实推动《关于推进商务领域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等一系列合作协议,加强双方在旅游、文化、农产品精深加工等领域的合作力度,努力实现共赢发展。

  深圳 毕节

  20年,深圳帮扶毕节累计投入各类帮扶资金达5.44亿元,惠及20多万贫困群众。

  漫山遍野,绿意茵茵,“青砖黛瓦、粉墙画壁”的白族民居在山脚下的公路两旁零星点缀,错落有致。但就在八九年前,从这里望去,满山净是石头,石旮旯间羸弱的玉米苗迎风欲倒。“以前为了多打粮食,村民开荒垦殖,水土流失严重,庄稼不长,石头疯长。”毕节市金海湖新区梨树镇保河村聂祥仲说。

  转机出现在2007年,深圳市将保河村定为对口帮扶村,陆续投入帮扶资金数百万元对村庄基础设施进行改造,并多次派农业专家来推广优质梨品种,和当地群众一起确定增收产业。

  “不种苞谷栽梨子,以往跑土、跑水、跑肥的‘三跑田’变成了保水、保土、保肥的‘三保田’,收入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聂祥仲说。所言不虚,保河村人均纯收入从2007年的1560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7921元。

  在毕节,有410多个贫困村的整村脱贫推进、3000多公里的乡(村、组)公路和入户便道、14条162公里的乡镇输电线路、18个乡(镇)的通信设施改造等,都是在深圳市的支持下完成的,直接受益的贫困群众达20余万。

  随着脱贫攻坚的脚步愈加坚实,深圳对毕节的帮扶资金投入也在逐年加大,解决了毕节贫困群众居住环境差、交通不便、饮水困难等问题,使原来的贫困乡村变成了“村容整洁、产业发展、村风文明”的新农村。

  深圳市援建的毕节市纳雍县乐治镇碓叉村新村。

  今年,深圳拟增加4个区结对帮扶毕节市金沙县、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和金海湖新区,以实现深圳各区“一对一”帮扶毕节市县区全覆盖。

  20年携手,深圳并没有将“对口帮扶”简单定义在“给钱给物”上,而是在“输血”的同时,推进社会事业、经贸合作等领域“七头并进”,强化毕节的“造血”功能。

  背靠深圳这棵大树积极招商引资,这只是“七头”中的一个方面。除此之外,还有:

  社会事业——支持新建扩建104所医院卫生所,解决30多万贫困农户就医难问题。支持151所中小学校(职业院校)的新建、改扩建工程,使5万多名学生受益;

  经贸合作——采取基金贴息贷款方式,共向毕节29家地方企业发放贴息贷款5365万元,扶持产业项目34个;

  能源合作——将“毕电送深”项目纳入对口帮扶工作计划,推动双方能源资源的互惠互利;

  农业产业——罗湖区促成深圳新一佳超市与七星关区合作,实现了农超对接,已在七星关区采购鸡蛋1762.7万枚,马铃薯14吨等,采购金额达1120.1万元;

  劳务合作——“黔深雨露直通车”实现了毕节市8县(区)全覆盖,共接收1875名毕节农村贫困家庭子女赴深圳接受专业技能培训;

  职业教育——2013年至2015年,深圳投入帮扶资金1500万元,支持毕节市工业学校发展职业教育,建设实训楼3栋。

  “‘造血’的核心,是要把深圳精神、深圳速度移植到毕节,从而解放思想、创新思维,形成‘毕节精神’,创造‘毕节速度’,真正为贫困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闯出新路子。”毕节市委书记陈志刚表示。

  宁波 黔西南

  20年,宁波市共帮扶黔西南州项目1573个,金额达5.51亿元,140余万人受益。

  “太阳出来喜洋洋,感谢宁波来帮忙。产业基地建好了,纳孔布依奔小康……”一首布依山歌唱出群众欢喜,道出宁波市与黔西南州“不一般”的关系。

  黔西南州是典型的民族地区,西南屏障、滇黔锁钥、产业基础薄等区位条件,世世代代困扰着黔西南州人。1996年起,“临大海”的宁波对口帮扶“靠大山”的黔西南,两地紧密相连。

  就在几年前,黔西南州兴仁县锁寨村还是一个常年被“锁”在深山中的村寨;来自于宁波的对口帮扶,成为开启这一把“锁”的“钥匙”。

  宁波市投入400万元帮扶资金,建设锁寨村山地生态农业园区,发展以五星枇杷为主的蔬果产业,改扩建1800米进村道路、建设两座具有民族特色的风雨桥和6000米园区生产道路。“路通了,家乡变化大得很!”锁寨村村民陈开顶说。

  宁波市帮助黔西南州积极发展草地生态畜牧产业。图为晴隆县贝佳山牧场。

  2014年10月,宁波市至黔西南州兴义市的直飞航班开通,两地的来往更加密切。宁波的企业家入驻黔西南大展拳脚,而黔西南蔬菜在宁波各大超市半年销售额能达300万元。

  依托产业发展,黔西南瞅准“时机”,重点打造一批经果林、畜禽养殖业等农业产业。2012年,宁波市投入110万元帮助贞丰县纳孔村改造民居105户,投资建成李子、红心猕猴桃、车厘子、特色蔬菜等农业基地近2000亩,同时支持村里发展乡村旅游产业,新建了6家乡村度假精品酒店,让纳孔村的特色民族村寨渐成规模,让农民获得实实在在的效益。

  眼看黔西南产业路渐入佳境,宁波从资金和项目帮扶转为对人的培养。宁波在当地建立农业和非农业技术培训中心,组织500余名村镇干部、农村产业带头致富人、校长教师等赴宁波实地考察、培训,增长见识和发展经验。

  20年间,宁波与黔西南州通过不断改革帮扶机制,“输血式”变为“造血式”,党政“单打独斗”变为社会多元帮扶。

  看似简单地改变,背后却充满“博弈”。经过几番探索,宁波与黔西南州寻找到一条最佳路子:通过项目带动、产业联动、经贸互动、技术推动、就业拉动等方式“结对”,精准帮扶“六个到村到户”,完善基础设施“六个小康建设”。

  “每个项目的顺利进行,都离不开我们的对口工作机制。”宁波市对口支援工作办公室负责人表示。

  望谟县是黔西南州的边远贫困县,贫困人口13万余人。对此,20年间,宁波市和余姚市围绕教育医疗、新农村建设、产业经济等14个方面,投入资金4832.85万元。

  如今,宁波与黔西南州正在加强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构建帮扶平台,精准对接沟通,在项目实施、经济合作、人才交流、园区共建上,发挥优势、突出重点、做出特色、帮出亮点。

  大连 六盘水

  20年,大连市帮扶六盘水市援助资金和物资累计达2.3亿元,受益群众达44341人。

  经过雨水的洗礼,六盘水市大用现代农业产业园区的车厘子基地生机盎然。“这里有大连市的帮扶资金。”六盘水市扶贫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该园区2013年启动建设,引进世界各地的樱桃品种,建成以车厘子为代表的特色产业基地3.37万亩。

  土地以每亩800元的价格流转给公司,流转土地的农户受雇佣在这里务工,每天有60元至100元的直接收入。2016年底基本建成后,可带动农民人均增收6000元,带动4000个贫困人口脱贫致富。

  “还可以送一些适合栽种的精品水果种苗来。”大连市主动提出进一步的帮扶要求。

  “那我们以后就把共建基地的精品水果、农产品卖到大连去,成为大连市的供货基地。”六盘水市委书记李再勇说。

  这是2015年6月7日大连市党政代表团在六盘水市考察的场景。

  大连市援建的六盘水市大河堡·凉都花海旅游项目。

  近年来,“一对一”帮扶县区、经济开发区交流互动频繁,平均每年互访1到2次,并在各个方面进行深入交流和合作,在各类高层交流平台中加强互动,并在经贸合作、园区共建、旅游开发与合作、大数据建设、人才交流培训等方面达成帮扶共识。

  在开展对口帮扶工作中,两市坚持扶贫与开发相结合,扶贫与扶智相结合,输血与造血相结合。大连市采取挂职、交流、组织志愿者支边支教等多种方式,帮助六盘水市加强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

  大连金石文化旅游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庞少涛闲暇之时,总喜欢在电脑上看看盘县政府网站,了解盘县经济社会发展。看到这几年盘县日新月异,他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庞少涛对盘县的感情,来自于2007年他从大连到盘县挂职,短短的半年时间,他和盘县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盘县也成了他难以忘怀的地方。

  目前,两市互派挂职干部200余名,培训干部和各类专业人才963名,六盘水有100多名中小学校长到大连挂职交流,200余名医务工作者赴大连进行提升培训,为六盘水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智力支撑。

  经贸往来和产业帮扶是推动两市融合发展逐步实现造血的重要途径。2015年,在大连市第六届国际农业博览会上,六盘水特色农特产品成了“香饽饽”;2016年3月25日,六盘水市成功在大连举办主题为“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的专场推荐会,成功签订了大连六盘水旅游企业战略合作协议。

  同时,在产业帮扶中,大连市援建红豆杉、猕猴桃、畜牧业、茶叶等产业开发与加工项目基地5个;建设畜牧良种繁育场3个;建肉牛养殖基地3个,购能繁母牛3300多头,实现了4653户13000人贫困人口增收,拓宽了贫困群众增收致富的渠道。

  青岛 安顺

  3年,青岛市共投入1.01亿元对口帮扶安顺市,共实施各类项目138个。

  贵州红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成品车间主任李鸣鹏从来不去设想自己的人生如果再选择一次会是怎样。

  1996年,家住镇宁自治县城关镇西街的李鸣鹏22岁,拥有汽车修理手艺,每个月却只有200元的收入。面对父母、兄弟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李鸣鹏总是感到很焦虑。

  转机出现在1996年,成立一年的青岛红星化工集团公司镇宁红蝶钡业公司面向安顺地区招收工人。有汽车修理底子的李鸣鹏入选,月工资从200块涨到了400块,一家人跳出了贫困的行列。

  而红星化工落户镇宁,受益的不仅仅是进入公司工作的工人,“企业总资产近15亿元,提供就业岗位1.5万个,职工人均年收入达3万元,已累计缴税6亿多元。”公司党委书记陈频说。

  在贵州红星财务总监余孔华看来,红星化工的西进发展策略则为红星化工等老牌国有企业带来了新的生命。这也是青岛对安顺最早的“造血式”帮扶。

  产生的双赢,也让双方决策层缜密思考如何推进“输血式”帮扶向“造血式”帮扶转变。

  2000年以前,由于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缺乏资金带动,平坝区天龙镇芦车坝村蔬菜种植面积不足200亩,村民人均纯收入只有1035元。当年年底,该村被确定为青岛市对口帮扶温饱示范村。此后,青岛市先后投入资金近70万元用于村庄整治、道路改造、硬化建设、灌溉工程等。又投入资金约800万元,大力发展蔬菜种植业,为芦车坝村加强“造血”功能。如今,芦车坝村改名为兴旺村,成为远近驰名的蔬菜村、小康示范村,201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过8000元。

  此外,教育帮扶也在向构建多元合作格局推进,双方130所学校建立了“手拉手”结对帮扶关系,10所职业院校开展校际合作,42批350名教师开展互访交流,安顺市1.8万名中小学教师参加了山东省中小学全员同步远程研修。

  “在青岛帮扶安顺的20年间,两地人民之间培育了亲如手足的感情。青岛市各区市、各民主党派、企业和志愿者团队等分别开展了捐资助学、助困、助老、救灾等活动。”安顺市对口帮扶及对外合作办专职副主任胡铭说。

  青岛市对口帮扶安顺市龙宫风景区桃子村美丽乡村建设。

  2016年开始,青岛进一步实施精准扶贫策略,不仅每个区市要对口帮扶安顺的一两个乡镇,还将帮扶工作下沉细化,目前两地已有近20个乡镇开始对接进行下沉式精准帮扶。

  “我理解的精准扶贫,就是要帮助对方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可持续发展的路。”说这话的是青岛西海岸新区发改局常务副局长张秀山,目前挂职为安顺市开发区工委委员,他正忙着给龙井村和磊跨村做产业发展规划。

  新一轮对口帮扶工作启动以来,两市注重创新工作模式,丰富对口帮扶内涵,建立工作推进机制,完善政策推进制度,以“园区共建、引企入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旅游合作”五项工作为重点。青岛市国内经济合作办公室主任王为达说,将青岛的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等优势与安顺的资源、劳动力、市场等优势结合起来,挖掘合作潜力、拓宽合作领域,才能在不断提高安顺自我发展能力的同时,也为青岛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苏州 铜仁

  3年,苏州市对口帮扶铜仁市落实项目资金1.51亿元,铜仁市累计减少贫困人口60.47万人。

  杨运国的国庆节,忙并快乐着。挂着湘、川、渝、桂、粤牌照的私家车蜂拥进村,操着天南海北口音的游客来到杨运国开在村口的农家乐,嚷着要吃上地道的饭菜。杨运国拿出贮备的腊肉、猪脚、米酒、瓜子,每天摆上几十桌,游客们赞不绝口。

  杨运国所在的江口县云舍村位于梵净山脚下,村民以土家族为主。村里民居具有土家族特色,一条龙潭河穿寨而过,然而,过去一直欠缺资金、规划和宣传。

  201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对口帮扶贵州工作的指导意见》文件,其中,明确江苏省苏州市对口帮扶铜仁市。紧接着,《苏州(2013—2015)对口帮扶铜仁实施计划》出炉。

  同年9月,云舍的“私人订制”计划摆上了日程:投资7亿多元的云舍项目由同济大学亲自操刀规划,工程规划总面积1600多亩,朝着努力“把云舍建成既是5A级景区,又是苏州对口帮扶铜仁的第一品牌”目标建设。

  铜仁市委、市政府,江口县委、县政府凝心聚力,整合数千万元项目资金,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如今的云舍村,独具苏州园林风格的入口区、生态湿地区、水上乐园区、民俗文化表演区、民俗文化体验区等五个区域的项目已经向游人敞开怀抱。

  苏州市援建的铜仁市交通学校1号教学楼。

  “没有开农家乐的就种植蔬菜、养猪,卖给农家乐山庄;年老的一天卖凉粉、卖鸡蛋、卖旅游商品等……”村支书杨兴春估算,最多2年,全村85%的人可以在村里就业,人均收入突破万元。

  “项目建设完工,苏州并没有停下来,通过在苏州的宣传推介,为我们在苏州打响了知名度和美誉度。”江口县副县长刘鸿丽说。三年里,铜仁市有多次旅游资源及产品推介活动在苏州成功举办,黔山贵水引得苏州游客欣然前往。

  云舍是苏州帮扶铜仁的缩影。三年里,无论是学校里的苏州援助楼,还是工业园区里的苏州企业,或是分散在铜仁各地支援铜仁发展的苏州人,让铜仁这个西南城市平添了几分“江南魅力”。

  “这是一次互赢的牵手。”碧江区副区长、碧江经开区副主任王晋,是2015年1月到铜仁挂职的,铜仁的生态环境让他感受深刻。“铜仁有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地表水都是一类水,每个区县都有自己特色的农产品,可以为苏州输送蔬菜、水果等绿色产品,成为苏州乃至整个华东地区的绿色基地。”“铜仁的地价、房租和人力资源优势,可以为苏州发达的电子工业产业提供上游产业支撑……”谈到帮扶,他总是滔滔不绝。

  随着苏州对口帮扶铜仁工作的深入开展,2015年5月,《铜仁市、苏州市共建产业园区框架合作协议》正式签署,并以碧江经济开发区19.6平方公里范围为核心区,设立铜仁·苏州产业园。根据规划,到2020年产业园将力争实现年工业总产值200亿元,引入企业达60户,带动就业5000人以上,努力创建全国东西产业扶贫攻坚同步小康示范区。

  杭州 黔东南

  3年,杭州市对口帮扶黔东南州累计投入各类帮扶资金1.046亿元,直接受益贫困人口近20万人。

  黔东南州分布着杭州市对口帮扶的119个项目,今年年初,第三批到黔东南挂职的杭州干部几乎跑了个遍,他们充分了解未完成的对口帮扶项目,并协调推进项目尽快落地。

  在杭州对口帮扶黔东南州的3年中,一共安排帮扶资金1.046亿元,两地规划编制、电商、产业招商、文化、社会事业等领域的交流愈发紧密,合作全面开花。截至目前,第一批、第二批项目已顺利完成。

  而在帮扶过程中,杭州市与黔东南州逐渐交汇出一种共同意识,那就是要结合各自优势,从偏重“输血”向注重“造血”扶贫转变,形成“政府援助、人才支持、企业合作、社会参与”的对口帮扶工作新格局。

  这样的意识已化作了行动。作为中国重要的电子商务中心之一,杭州市发挥自身优势,帮助黔东南州打造“无线黔东南”,开展电商扶贫,在顶层设计、人才培训、技术、管理等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设立了淘宝大学黔东南州电子商务人才培训基地,推动阿里巴巴建设了凯里(杭州)电子商务产业园,并将黄平县、黎平县、凯里市列入了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千县万村”试点县,为黔东南州趟出了一条电商发展新路。

  在对口帮扶过程中,黔东南的资源禀赋、产业机会也吸引了源源不断的杭商、浙商投资。2015年全年共新增浙江客商投资项目27个,投资总额39.18亿元,其中杭州客商投资项目4个,投资总额16.05亿元。

  杭州市滨江区帮扶黔东南州麻江县实施蓝莓研究院科研楼项目。

  两地携手织就一方锦绣,“十三五”开局则是新的起点。2016年,帮扶推向纵深。

  双方全力实施“1017工程”,即围绕十方面重点内容,重心下沉,深化区县帮扶,杭州市各区县(市)与黔东南州17个县市和平台(含凯里开发区)要开展全方位的帮扶与合作,确保杭州市在东西部县市“携手奔小康”行动上走在全国前列。

  在产业帮扶方面,双方加大产业园区共建力度。在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与凯里开发区共建的基础上,实现萧山经济开发区与洛贯经济开发区的合作共建,动员杭州更多的国家级和省级开发区与黔东南州开发区(园区)开展“一对一”结对合作;设立一定金额的产业扶持资金,用于杭州市对口帮扶黔东南州企业的扶持和奖励。

  此外,在2016年的对口帮扶上,进一步凸显杭州特色:借助杭州创业创新的孵化平台,加强黔东南州小微企业、创业人员的培训指导,积极引进杭州的众创空间到黔东南发展;帮助黔东南开展文创招商和人才培养,加大提供文博会、动漫节等专业性会展展位;联合两地旅游部门,积极开发黔东南精品旅游线路。

  广州 黔南

  3年,广州市帮扶黔南州累计投入资金9600万元,援建项目76个,贫困人口7万人受益。

  从都匀市区到毛尖镇摆桑村,有三小时车程。一趟翻山越岭颠簸下来,成年人都要大呼吃不消,但对于摆桑村的77名小学生中的大多数来说,这是上学路上的单程,而且是徒步。

  不仅是路途艰辛,到达后,孩子们只能坐在狭小教室里,那是由20世纪70年代的破木屋改造而成的,屋顶漏着风,墙上长满青苔。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2014年。根据黔南州扶贫局《关于对都匀市2014年度广州对口帮扶项目实施方案的批复》,摆桑小学教学楼建设项目被纳入当年的广州对口帮扶计划。

  半年时间后,由广州帮扶资金32万元,州扶贫局整合资金8.74万元,一栋建筑面积304平方米的二层砖混结构的教学楼在原校址建起。

  走进敞亮的教室,头顶上是越点越亮的节能灯,身旁是大面积的防风玻璃。墙上的“学习园地”书写着“感恩”二字,那是对素未谋面的广州朋友的感激。

  岂止是教育,一个个民生福祉不断刷新着帮扶报告上的数据。

  新一轮对口帮扶启动以来,广州在科教扶贫、智力扶贫、基础扶贫、医疗扶贫、教育扶贫、劳务输出、干部培训、经济协作、开拓市场等方面为黔南州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广州市与黔南州高层频繁互访,在两地政府签署《2013—2020年广州黔南对口帮扶合作框架协议》的基础上,各结对区县、对口部门也相继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形成了12区(市)与12县(市)结对,部门与部门结对,企业与企业结对的对口帮扶格局。

  广州帮扶黔南,换个角度看,又是互赢的结缘。

  广州市中医院与黔南州中医院结成对口帮扶。

  广州为黔南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技术、人才、招商支持,而黔南也将自身的优势资源毫无保留地送到了广州。

  随着贵广高铁的开通,两地的时空距离缩短到3个小时,黔南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得天独厚的气候,通过在广州举办的旅游推介会,吸引广州市民纷纷坐高铁前来感受黔南的魅力。

  在广州举办的贵州黔南农业招商暨蔬果特色农产品展示展销会上,来自黔南的朝天椒、水晶葡萄、紫心火龙果、长顺高原高钙苹果等150多种绿色精品蔬果吸引了华南地区的果蔬商,通过两地努力,三都、龙里、贵定、独山等县的蔬菜和水果进入了江南果菜批发市场这一东南亚最大的果蔬市场。黔南与江南果菜批发市场签订协议,黔南成为广州农产品供应稳定的重要保障。

  黔南州扶贫办的干部说,黔南人并不是坐着等着向广州伸手要钱,而是学习广州先进的发展理念,先进的管理方式,并将黔南作为承接广州产业转移的目的地,让更多的珠三角企业参与黔南建设,分享黔南改革发展的红利,使对口帮扶更有力,更有成效。(贵州省扶贫开发办公室 来源:贵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