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老区建设

刘老庄战斗---八十二烈士英雄事迹

作者:
来源:
2016/09/08 01:05
浏览量

  刘老庄战斗

  ——八十二烈士英雄事迹

  反映刘老庄连最后战斗场面的绘画作品

  1943年初春,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二营就是在淮涟一带进行“游击周旋”的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127师军史》说:“坚持淮涟地区反“扫荡”的第七旅第十九团,由于根据地被分割成多块,部队不能集中,处境十分困难。”

  3月15至17日,已连续在敌后反“扫荡”一个多月的十九团二营四连、六连在左圩、梁岔、成集、张集等地转移、战斗。17日子夜,转移到淮阴刘皮街南的村庄。

  四连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带领7个战斗班计82人在刘老庄宿营。

  18日拂晓前,这次“大扫荡”中最精锐的一股劲旅第17师团步兵、骑兵与炮兵及伪军1000多人,夜出淮阴城,分兵北犯,进行“扫荡”。

  18日拂晓,大雾,能见度极低。四连埋灶做饭。哨兵报告有敌情。

  驻扎在刘老庄东边的六连,在营副教导员李心从的带领下,抢时间跳出包围圈,传令四连迅速跟上转移。四连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决定:稍作阻击,跟进转移。

  谁知日军近在咫尺。

  白思才、李云鹏决定在庄南阻击敌人,同时决定部分人员撤向庄北的交通沟,准备转移。

  大约在早上8点多钟,战斗开始,最前面的30多名日军尖兵,进入四连火力点。日军突遭袭击,慌忙就地卧倒,利用地形,进行被动防御。

  不足10分钟,伏击战即告结束。四连决定撤出村庄,进入村北交通沟进行阻击。

  战斗打响之后,日军发现四连人数不多,便组织反扑。

  且战且退的四连战士顺交通沟向西北方向撤退,遇到了没有挖通的断头沟,阻止了退路。

  此时,西南淮沭公路上的日军骑兵,向四连阵地急驰而来。东南方向、正南方向以及正东方向也发现了日军。

  日军机枪架在农家的草屋顶上与土墙头上进行阻击,四连指战员强行跃上平地,企图突围。突围无望,只好退回交通沟。白思才与李云鹏等人决定坚守阵地战斗,再作打算。

  上午9时多,大雾散去。日军在两次火力“侦察”后,本以为一次冲锋就可将四连全部消灭,因此山炮仍在车上,即令一小队四、五十名日军,在机枪和掷弹筒的掩护下,组织了第一次冲锋。

  在四连火力的猛烈射击下,日军被打得匍匐在地,没死的日军见机不妙,便倒爬着溜了回去。

  10点许,川岛组织了第二次冲锋。火炮和机枪组成强大的火力网,掩护蜂拥而上的日军。

  打退日军的第二次冲锋后,一排排长尉庆忠组织突击小组,到阵地前捡回日军遗落下的枪弹。战士们用捡回的步枪和子弹,抗击敌人。

  日军恼羞成怒,相继组织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冲锋。日军的轻重武器一起开火,炮弹和子弹雨点般泼向四连阵地。

  在五次反冲锋中,许多英雄倒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中午时分,战场寂静下来。战士们颗米没进,滴水未喝。白思才和李云鹏在研判敌情,要求战士们抓紧修筑工事,挖掩体。

  之后,敌人在组织远距离射击。四连的特等射手在阻击敌人。李云鹏召开简单的党支部会议,鼓励大家坚持到底。这时候,有战士以革命的浪漫主义和视死如归的精神,唱起了民歌。

  会后,白思才要求战士拉开距离,避免敌人的火炮轰击。准备坚持到夜幕降临,再作转移。

  下午两点多,日军决定集中所有火炮,对四连阵地进行轰炸,以尽快结束战斗。在近百米方圆的四连阵地上,落下了无以数计的炮弹。

  这是一场难以用言语叙说的战斗:

  下午四时许,机枪手刘忠胜牺牲。全连仅剩伤残的30多人,弹药几乎殆尽。白连长要求收拢战线,聚集靠近。

  白连长传令:子弹全部集中起来给重机枪使用,子弹打光后,立即拆毁。所有轻伤员除了随身携带的步枪与刺刀外,其余轻机枪与步枪一律拆毁,零部件就地掩埋。

  临近黄昏,敌人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李指导员大声地喊:“和敌人拼呀!”战士们一跃而起,跳出战壕与日军肉搏。

  勇士一个对一个、对两个、对三个……刀光起落,杀声震天。长空悲咽。残阳如血。大地沉寂。万木静肃。四连82名勇士全部殉国!

  此战击毙日军170人,伤200多人。

  李一氓在《刘老庄82烈士纪念碑记》中说:“ 这个连,82个人,从拂晓到黄昏,度过那极端紧张、残酷、饥饿、悲壮的12小时。82个,81个,80个,79个,78个,一个一个的递减到不成为连。最后绝望的牺牲下去,亦英勇的牺牲下去。

 

  刘老庄连的连旗

  附:《我国首次发现佐证“刘老庄八十二烈士”事迹的日方史料》

  记者1日从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获悉,研究人员从日本征集到的侵华日军史料《步兵第五十四联队史》中,首次发现了日方关于新四军“刘老庄八十二烈士”的战斗记录。记录显示,八十二烈士在战斗中无人退缩,最后大部牺牲于白刃战。

  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人员胡卓然表示,中日两国史料的相互印证,还原了八十二烈士壮烈牺牲的战斗细节。

  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4连82名官兵,在淮阴刘老庄战斗中与敌人展开殊死肉搏,全部壮烈殉国。战后,第7旅重新组建第4连,并命名该连为“刘老庄连”。

  据日方史料记述,刘老庄战斗发生在日军第十七师团1943年3月16日开始实施的所谓“六塘河作战”中。史料明确记录此次战斗是“为了有利于配合大东亚战争的统一作战要求”,“实施了以彻底扫荡共产党新四军的目标的六塘河作战”。由此可见,日军投入整个师团对苏北实施的这次扫荡,是为了配合太平洋战争发动后巩固后方的战略而进行的一次重大军事行动。

  作战开始后,日军第十七师团第五十四联队第一大队经宝应泾河镇向北出击。在刘老庄附近,第一大队主力在战壕(实为敌后军民挖掘的交通壕)内前进,步兵炮小队带着伪军武装200人在平地上行军。当时有大雾,日军在壕沟内突然遇到新四军的坚决阻击。随后,日军步兵第五十四联队的主力也赶到了。

  “日军一个联队有约3000人,是我军(82人)的30多倍,火力对比上更是敌我悬殊。”胡卓然介绍,在日军绘制的《刘老庄附近战斗经过要图》里,可以看到日军仅重火力就投入了联队的野炮中队、机关枪中队和大队的步兵炮小队。

  战斗刚开始时,日军还“煞费苦心”地进行劝降,派出一个名叫“申得瑞”的汉奸翻译向我军喊话“抵抗是没有意义的”,“把武器扔到战壕外面的人会得到优待”,但回答日伪军喊话的是我军的枪声。

  日方史料透露的细节显示这次战斗的激烈程度:第一大队步兵炮小队向新四军射出63枚炮弹,几乎把携带的炮弹全部打完了。因为和新四军相比是严重浪费了弹药,炮兵小队长还挨了大队长一顿骂。

  对日方史料的研究,还发现一条非常有价值的信息,我军在战斗中击毙了日军突击队长、第九中队长船越正大尉。胡卓然介绍,因为日军战时隐讳失败,这一细节并不为人所知。

  日方史料还显示,新四军官兵最后几乎全部牺牲在白刃战之中。壮士们在交通壕里一直战斗到和日军拼刺刀阶段,没有任何人退缩,全部壮烈殉国。

  2015年9月3日,刘老庄连英模部队荣誉旗帜将出现在天安门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