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老区建设

70年执着寻党路 ——记泗洪抗战老兵张道干

作者:
来源:
2016/11/24 11:33
浏览量

  

手持党籍证明和党员证的张道干

  2015年年底,记者收到了泗洪电视台柏华基主任发来的《93岁抗战老兵重回党的怀抱》的新闻通讯,了解到在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有一位叫张道干的老人寻找党的身份70年的感人故事。新年元旦刚过,在泗洪新四军研究会许保琴、朱维军会长和胡正飞同志的热情带领下,记者在张道干侄子张绍宝家采访了老人,柏华基主任还专程来为老人录像。

  张道干刚刚作为嘉宾参加了央视“启航·2016”元旦晚会从北京返回泗洪。连日的劳累让老人的身体有些不适,记者问及老人是哪一年出生,他含含糊糊地说身份证上有。但当记者问老人还记不记得哪一年入党时,他一下子来了精神:“这哪能不记得,1942年啊。”

  “马振藻是我一生最要感谢的人”

  张道干有过妻子,但无子女,现和侄子侄女生活在一起。侄子张绍宝说,张家祖上是银匠,后来没落了。抗战时期,张道干的爷爷奶奶在三个月内相继被土匪杀害。19岁那年,张道干被汉奸抓去,差一点被活埋。1942年,随着一个叫马振藻的人的到来,张道干的人生被改变了。

  马振藻时任中共金锁区委书记兼区长、区大队和武装工作队政委,受上级指派到洪泽湖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了解到张道干没有文化,又恨透了日伪和土匪,马振藻有意培养他,让他递送情报。在张道干眼里,马振藻是“大好人”,不仅经常像亲哥哥一样帮助他,还给他讲“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革命道理。当年,常有日伪特务暗杀抗日志士,马振藻和妻子杨美田常常在张道干家组织党员开会,并多次藏在张家躲避日伪和特务的搜捕。

  1942年,张道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介绍人正是马振藻。革命战争年代的斗争环境极其残酷,为了组织和家人的安全,张道干甚至没有告诉母亲自己入党的事情。此时的他更加成为马振藻的左膀右臂。除出色完成动员当地青年参军的宣传工作、给部队送马料等后勤任务外,张道干朴实与乐于助人的性格更让周围人对他称赞不已:母亲新做的衬衣,被他送给穷苦的战友穿;见战友的鞋破了洞,他脱下新鞋给战友换上。在泗阳县洪泽湖地方武工队,张道干和战友们一起破坏日军交通线,砍电话杆,还击毁过一辆日军汽车。

  就在这一年年底,张道干跟随马振藻参加了朱家岗的外围战斗,在清理战场时发现日军尸体。当地百姓和战士们恨透了日军,纷纷说要把他们扔出去喂野狗,可马振藻说,他们也是爹生娘养的孩子,便下令将他们埋葬。张道干也参与其中。于是,如今的朱家岗抗日烈士陵园不仅长眠着73位抗日英烈,还埋葬着13具日军尸体。在同一个战场、同一次战斗中,敌我双方的阵亡者共葬于同一墓地,也许在世界墓园史中都绝无仅有,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博大胸怀。张道干老人正是这一段历史的亲历者与见证人。

  在马振藻手把手地指点下,张道干学会了如何打枪、躲炮弹,马振藻还掩护过张道干和战友躲避敌人追击。提起马振藻,老人很激动,“他是我一生最要感谢的人”。

  后来,马振藻和爱人杨美田到更艰苦的屠园、洋河一带开辟新的根据地。见张道干依依不舍,马振藻说:“等鬼子投降了,我们一定能相聚!”不曾想,这一次分手竟成了永别。说到此处,张绍宝很为大伯感到遗憾,“如果他不和马振藻分开,也就不会有这70年的艰辛寻党之路了。”

  “没有党员身份,我也是个党员”

  1944年底,在界集区长郭永祥和区干部谢修同的推荐下,张道干加入了新四军。部队常在在泗阳行码头、成子湖一带打游击。张道干参加了收复洋河、临河集、仓集、山头的战斗,还在临河集看押过日伪俘虏。

  1946年,国共谈判破裂后,张道干的部队被国民党军队追击,战士们在玉米丛中躲了十几天,书记韩忠泰不幸被捕。为了其他同志的安全,负责保管党员名册的同志将名册销毁。张道干的党员身份至此丢失。就在这一年,因在家中掩护抗日战士,张道干的母亲裴氏和弟弟张道生被还乡团抓去。张道生在惨遭毒打后落下残疾,几年后离开人世。不久,裴氏也因伤心过度逝世。那一年,丧失奶奶、父亲两位至亲的张绍宝只有8岁。

  因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张道干和被打散的战士参加了江淮二分区泗阳县大队,之后又被编入江淮军区部队。解放战争期间,张道干参加了淮海战役南线作战、解放蚌埠等,后随部队转战到大别山剿匪。因表现突出,连队指导员于文翠几次找张道干谈话要他入党,可张道干执意认为,自己为抗战时期的老党员身份感到光荣,再入党就成了新党员,不仅拒绝重新入党,丢失党员身份的他还常常理直气壮地犯倔脾气。有一次,司务长拿了一点部队的粮食想要带回家,张道干二话不说追上去要回,“共产党员咋能侵占党的财产哩!”

  1950年,张道干退伍回乡,去找韩忠泰为他证明党员身份。因名册早已被销毁,韩忠泰很无奈地苦笑:“我连自己的身份都证明不了,怎么证明你的?”虽然身份得不到证明,可张道干依旧时刻按照党的纪律严格要求自己。因为公私分明,张道干被生产队委任为大队粮食保管员。困难时期,有干部想在分粮食时多拿一点,张道干急得直吼:“看粮食是大家给我的权力,你就是撤了我,我也不能多给你一点!”张道干从不占集体便宜,也从不徇私,粮食保管员他一干就是30多年。张道干性子耿直,认死理。“没有党员身份,我也是个党员!”这是老人实践了70年的诺言。

  为了恢复党员身份,张道干几十年间不知跑了多少路,找了多少人,可都没能找到恢复党籍的充分证据。在旁人的提醒下,张道干想到了自己的入党介绍人马振藻。因为没有文化,加之信息不通,张道干最初只在家乡附近打听马振藻的消息。可即使他跑遍了方圆几十公里、问遍了周围的老人,依旧是大海捞针,杳无音讯。看到老人如此执着,张绍宝和孩子们也加入了寻人队伍,结果还是令人失望。张绍宝说,因张道干几十年寻找马振藻,他们没少受到外人的嘲讽,可大伯依旧矢志不移。1998年,老人生了一场重病,十几天水米不进,县医院几乎要放弃治疗。精神恍惚间,他流着眼泪喃喃地说:“党员身份没找到,我还不想死。”在一旁的张绍宝非常难过,将老人转到省医院,并决心要在张道干有生之年帮他实现这最大的愿望。在省医院医生的积极治疗下,老人的病情终于有了好转。

  “我这一生没有遗憾了”

  张道干的故事开始广为媒体关注。皇天不负有心人,事情在2014年终于有了转机。这一年,泗洪新四军研究会主办的《湖畔风雷》刊登了一篇张道干寻找马振藻的文章,刚好被马振藻的儿子看到。原来,新中国成立后,马振藻在河南商丘地区和开封地区任地委组织部长兼纪委书记。非常遗憾的是,他已于1991年冬在南阳因病去世。

  几经辗转,张道干终于和马振藻的爱人杨美田取得了联系。2015年7月,在央视《等着我》栏目中,当93岁的张道干老人努力走着军人正步到舞台中央迎接杨美田时,全国观众无不动容。时隔70多年,杨美田已经认不出张道干,而张道干早已是老泪纵横。虽然马振藻已经去世,但杨美田表示,自己了解张道干入党的经过,愿为他证明党员身份。节目里,张道干称马振藻、杨美田为“老哥哥”、“老姐姐”,这当今最普通不过的称呼,凝结着抗战老兵们在战争年代结下的生死情谊。

  谁也没想到,节目现场,张道干还带来了三块银元交还给杨美田。原来,当年马振藻见张道干家很贫苦,曾给他三块银元,说:“我在你家住了这么久,这些钱是给你的伙食费。共产党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张道干始终认为,自己也是共产党员,马振藻夫妇为了打鬼子住在家里,吃住都是天经地义的,等再相聚时一定还给他。因始终找不到马振藻,张道干把银元埋在了自家床底下,这一埋就是70年。和他一起生活多年的张绍宝竟一直不知道此事。老人受了一辈子穷,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张道干都没有想着动用它们,他固执地认为,这些是“党的钱”。

张道干的《党籍证明》与党员证

  随后,宿迁市、泗洪县两级组织部门在走访调查和认真审理后,形成了翔实的报告。2015年12月18日,宿迁市委召开第87次常委会,听取了“关于张道干同志申请恢复党籍的情况汇报”。在市委常委会上研究讨论一个人的党籍恢复问题,这在宿迁还是第一次。最终,常委会决定同意恢复张道干的党籍,并认定其入党时间为1942年12月,党龄连续计算。巧合的是,就在这一天,老人的侄孙张帅也在扬州大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得知这一消息后,老人乐得合不拢嘴。25日上午,当泗洪县委组织部部长范德珩为张道干佩戴上党徽后,老人只说了“谢谢大家!这么多年,党还没有忘记我”就哽咽了,他颤巍巍地站起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当记者问到恢复党籍后的心情时,张道干老人说,“要永远跟着共产党干下去!”老人没有文化,也讲不出惊天动地的大道理,就是这句最真挚的誓言,老人用行动践行了一生。

  在帮助大伯张道干寻找历史见证人、恢复党员身份期间,张绍宝拜访了许多抗战老兵,对他们的事迹敬佩不已。如同大伯70年执着寻党一样,张绍宝也有了自己的“执着”。三年多来,他积极参加“铁血老兵公益”活动,看望慰问泗洪及周边抗战老兵70多人。张绍宝说:“当年他们不计名利保家卫国,英勇奋战,是最值得尊敬的人。老兵就是我的亲人,我愿意抓紧时间把他们的事迹记录下来,教育子孙后代。”

  2016年元旦,在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张道干老人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时光流逝,英烈长眠,健在的老兵们也已风烛残年,他们永远是民族的脊梁,他们的故事永远是一块块屹立不倒的丰碑。

  《铁军》2016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