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老区建设

无名烈士纪念碑背后的故事

作者:
来源:
2017/01/12 11:41
浏览量

  无名烈士纪念碑背后的故事

  丁堰镇鞠庄村三组,有一块很不起眼的水泥纪念碑,静静地伫立在田野中。60多年了,由于岁月的侵蚀,表面有些斑驳破损,但正面阴刻的“革命烈士之墓”六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仍清晰可辨。碑体上没有其他文字,碑后也没有坟墓。居住在纪念碑附近的陈金华同志告诉我:“这里安葬的是1946年‘皋南战斗’中牺牲的200多名革命烈士。其中有华野一师三旅九团三营营长王干臣同志。”据《丁堰镇志》载:“皋南战斗”结束后,作战部队紧急转移,这些烈士中,除营长王干臣外,其余的烈士姓名均无可査考。

  去年是“皋南战斗”70周年,笔者再度造访健在的亲历者和目击者,拟将遗漏史料补上。他们绘声绘色的讲述仿佛把我又带回那炮火连天的年代。

  1946年7月19日,“皋南战斗”在鬼头街打响。鞠观堂(寺庙)是前线第一临时包扎所,也是距前线最近最大的包扎所。从火线运送来的伤员,在这里作应急处理后迅速转移后方医院治疗。鬼头街是“皋南战斗”的主战场,战斗非常激烈,仗越打越大,伤员越来越多。据当时参加抬运伤员的王祝轩老人说:“安葬在庙(鞠观堂)南边田里的烈士,大多数是从鬼头街抬来的,有的因伤势严重,失血过多,到庙里后还未来得及抢救就牺牲了。”至7月21日“皋南战斗”结束时,两天多的时间内,鞠观堂的天井里共有烈士遗体200多具。时值高温季节,堆在底层的已开始腐变。经地方党组织请示部队領导同意,就地集中安葬。丁堰区派娄吴乡副乡长刘志高同志负责掩埋工作。刘志高组织了几十个民兵和当地乡民,在鞠观堂西南约200多米的苏家荒塘,挖了十几个大土坑,每个坑内葬20多个烈士。民兵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先在坑底铺上草帘,有序整理烈士衣物后,再盖上捐来的芦席、铺席、晒垫,填满土,垒了几个大土坟。据刘志高回忆,“他们的灰色军装上大都被鲜血浸透。有的头被打坏了,脸上血肉模糊,有的胸前有被刺刀戳的伤口,现状惨不忍睹。”参于掩埋工作的虽都是男子汉大丈夫,见此情景,个个眼里蓄满泪水,有的泣不成声,擦着泪水掩埋英烈。鞠家庄地处穷乡僻壤,葬器匮乏,经多方面做工作,几位老者主动捐献了三口棺材,另外又协商从外乡借了几口棺材(1970年左右,曾有人找我索还所借的棺材,经乡政府查实后予以补偿)。棺材装殓的是几个年纪大的士兵,每口棺材装三至四人,只有王营长是单人的。庙旁的陈金文老人听说王营长是在带领部队冲锋时,身先士卒,身中多弹,为国捐躯,主动捐献出自己的寿材。

  鞠观堂位于鬼头街南三公里左右。据老村支书焦友山老人回忆,“运送伤员的这条六七里长的路,是为打仗抬运伤员新开辟的,是鬼头街到鞠观堂最近的路,逢沟、河都搭有浮桥或新做的码头,为了预防敌机轰炸,大多是从玉米林中间穿过的。几天里,经上千人来回的踩踏,玉米桔梗被踏得粉碎,路面比老路还平坦。到战斗结束时,路面上的泥土及路两边的杂草、玉米叶上满是鲜红的血迹,血迹上叮满了苍蝇,老百姓称它‘血路’。”丁堰区担架队的领队薛世菁回忆说:“鬼头街一仗打得非常惨烈,伤亡人员很多。我亲眼看到,有的伤员上担架时已奄奄一息,半路上只听他‘啊哟狂’一声就走(牺牲)了。其中有个年龄大的,到包扎所时,颈动脉还喷着血泡,双眼微睁,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脸色惨白,正在包扎处理时,见他嘴张了几下就牺牲了。当时,阵地上缺少止血药品和纱布,有些重伤员,眼睁睁的看见血从伤口往外淌,湿透了军装,湿透了担架上的布垫,沿路滴着。我们也干着急,非常的肉疼(心疼),只能加快脚步,连跑带溜赶往包扎所。由于伤员多,担架少,无人替换休息,一天要往返几趟,肩膀抬肿了,皮磨破了,他们咬紧牙关坚持。有的队员草鞋穿坏了干脆赤脚,小腿上被藓棵叶划破了条条血口子,鲜血淋漓,看到伤员们为打反动派而受伤,都深受感动,没有一个请假、喊苦的,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途中遇到敌机轰炸时,他们就趴在伤员身上,用身体掩护伤员。烈日当头,怕太阳晒到伤口,他们把小褂(上衣)脱下来盖在伤员身上,自己赤膊上阵,像保护亲人一样爱护伤员。”

  鬼头街枪炮轰鸣在争夺阵地,鞠观堂灯火通明抢救生命,部队的医生护士们有的半跪着,有的双腿跪在地上包扎伤员。时间就是生命,住在鞠家庄附近的冒郎中和陈郎中闻悉赶来,主动加入志愿者行列。他们日以继夜地在包扎所帮助包扎处理,弄得满身血迹斑斑,饿了嚼几片馒头干,渴了喝口井水,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他们冒着很大风险的来协助包扎,因鞠家庄是个敌我之间拉锯式争夺地区,冲突不断,弄得不好会招来杀身之祸。冒郎中说:“那时,我们还不懂‘烈士’这个词,只知道他们(伤员)是好人,为了让我过好日子,打坏人而死、而伤的,我们应该尽力帮助抢救。”

  1951年,娄吴乡人民政府在烈士安葬处整修烈士墓,立了木质墓碑,附近学校的师生清明节前后均来扫墓,祭奠英烈。他们缅怀先烈,学习英烈的献身精神。大跃进期间,因平整土地,实行沟渠化时,坟墓被平毁,墓碑移至四级河边,原木质墓碑换成水泥的。乡镇合并后,丁堰镇人民政府多次派员到此寻找烈士遗骸,拟迁往丁堰烈士陵园合葬,但因地形地物的变迁,均未找到。至此,鞠庄烈士墓仍保持原貌。

  1986年8月,解放前任丁堰区区长,建国后任如皋县县长,后调任南通专员公署计委副主任的严永祥同志曾致信丁西乡,嘱咐:“鞠观堂被平毁的烈士墓中,有一位是华野一师三旅九团三营营长王干臣,下洋烈士墓是一位团参谋长,这些史实不能遗忘,在乡志中应有记载。”本人是镇历史文化研究会成员,为铭记历史,教育后人,怀着崇敬、敬仰、感恩的心情,撰写此文,算是为鞠庄烈士墓补撰的碑文吧。

  (如皋市老建会供稿 ;作者:张作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