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老区建设

薛田文为革命毁家献身

作者:
来源:
2017/02/13 11:47
浏览量

 

  我的老家如皋薛家窑,与我年龄相仿的老人,无人不知道这里土生土长的薛田文为革命毁家牺牲的事。

  1946年,在新四军土改工作队和乡政府的领导下,我们如皋地方进行了“五·四”土改,没田少地的穷人家都分了土地。土改给乡村带来了生机,农家子弟为了保卫胜利果实,纷纷参加新四军。同年秋冬,薛窑乡的热血青年踊跃报名参加新四军,由薛田文和我大哥带领找北撤的部队,走到海安西,由于姜(堰)曲(塘)线已被敌人封锁,不能通过,薛田文回到地方上,在薛窑北部坚持斗争。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敌据点筑在薛窑南二三里的姚家桥,白天反动派常到薛窑来骚扰,新四军则晚上到薛窑发动群众坚持斗争,家乡成了敌我斗争拉锯式的地方。我家被敌人说成是“匪家属”,寸步难行(领不到敌人所谓的国民通行证),生活困难,苦不堪言。1948年春节期间的一天下午,饥肠辘辘的我,站在门里,两手扶撑着两扇半掩半开的“达子门”,头伸出门缝外望东看西。忽然间看见薛田文大步流星地从街东向西走来,他见了我,边跑边对我说,日子要好过了。这无疑是个喜讯,我告诉了家里,家人听了高兴,觉得苦日子要挨到头了。

  时过不久,收麦场前(《如皋烈士英名录》记载的时间为1948年4月16日),我从镇的桥南私塾里放午学回家,走到东西街的姜家烧饼店前,发觉路无行人,家家闭门,猛一抬头,看见北边老秀才薛名卿家门前玉带桥的南栏杆上,有两个血淋淋的人头。胆子大的几个孩子和我走近细看:用铅丝穿住两个人的耳朵,连在一起。我看见其中一个有络腮胡子,疑似薛田文。晚上去西邻薛田文妹婿吴敬文家串门,则看见薛田文妹妹“有姑娘”眼泪汩汩,在煤油灯下,缝跳九针的鞋底(农村习俗,死人穿的鞋。每只鞋底缝三行,每行九针,三针密连,三针与三针之间跳过),准备收尸所用。后来,听他家人讲,尸体漂浮碾砣港滩地上多少天,遭到反动派的拦阻,不能收尸,使之身首异处,让人痛心疾首。

  薛田文为革命,家中朝南三间、朝东两间房屋被敌人推光,他死得也惨。听说,在距薛窑四五里路的西北边陈家市牌坊桥,他遭遇穿着灰军装、化装成新四军的敌人,被敌人抓去姚家桥据点的。在匪据点里受尽折磨:坐电椅、吊打、用香烟头丢到他颈项里烫,还将他绑吊到桥下让水呛,最后在人活着的时候,用钝刀割下他的一只耳朵。我是敌人将薛田文首级送在薛窑镇上示众的目击者,看得出敌人是从下巴下、颈项上部用刀割的,惨不忍睹。薛田文同志牺牲已近70年了,如今,他的墓在如皋市薛窑大桥北、如海河西岸。我回家次数不多,但回了家,总要去他墓前伫立许久、追忆他当年毁家献身,对革命的坚守、执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今天,我们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这是无数革命先烈用生命换来的,要珍惜啊!

  (如皋市老建会供稿 作者 胡吉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