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老区建设

除了七常委,江泽民、胡锦涛和李鹏夫妇等也向他哀悼

作者:
来源:
2017/02/23 11:51
浏览量

  1月19日上午,江苏省委原书记韩培信遗体告别仪式在南京殡仪馆举行。

  1月15日晚上,韩培信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逝世,享年97岁。

  韩培信逝世后,习近平去电表示哀悼,向家属表示慰问并送花圈。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六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刘延东、李建国、李源潮、赵乐际四位中央政治局委员,江泽民、胡锦涛两位前总书记,李鹏(与夫人朱琳)、朱镕基、温家宝三位前总理,贾庆林、宋平、李岚清、曾庆红、贺国强等退休常委,杜青林、杨晶、郭声琨、王勇,王兆国、回良玉等分别发唁电或送花圈表示悼念。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韩培信之前,近年至少有两位前省委书记去世。2015年1月,陕西省委原书记白纪年逝世;2016年4月,湖北省委原书记关广富逝世。

  白纪年去世后,习近平发唁电并送花圈表示悼念,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四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建国、赵乐际、栗战书三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前总书记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温家宝三位前总理,乔石、李瑞环、宋平、尉健行、吴官正、李长春、罗干等退休常委,杨晶、王刚、王忠禹等发唁电或送花圈表示悼念。另外,胡耀邦夫人李昭、习仲勋夫人齐心也送花圈表示悼念。

  关广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七常委,刘延东、孙春兰、李建国、李源潮、汪洋、赵乐际六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前总书记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两位前总理,李瑞环、宋平、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罗干等退休常委,杨晶、郭声琨、王勇、回良玉、吴仪、钱运录等对关广富逝世表示哀悼,对其家属表示慰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对比哀悼上述三位逝者的名单发现,相较于白纪年和关广富,此次对韩培信病逝表示哀悼的领导人规格是最高的,习近平等七常委,两任前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三任前总理李鹏、朱镕基和温家宝都表示哀悼。值得一提的是,李鹏还与夫人朱琳一同向韩培信送花圈哀悼。

  韩培信病重期间,李强、石泰峰、梁保华、江苏原省委书记罗志军、江苏省委原书记陈焕友、江苏原省长李学勇、江苏省政协主席张连珍、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蒋定之等前往医院看望或致电问候。韩培信逝世后,李强、石泰峰、梁保华、蒋定之等到家中吊唁。

  除了书记省长,其他现任江苏省委常委吴政隆、黄莉新、杨岳、李小敏、王炯、樊金龙、王燕文、蒋卓庆、王立科、周乃翔等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或发唁电、送花圈。

  此外,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东部战区政委郑卫平、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青海省委书记王国生、民政部部长黄树贤、海关总署署长于广洲、湖南省委原书记徐守盛、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吴新雄、解放军原总参谋长陈炳德等也以不同的形式表示哀悼。

  “政事儿”注意到,出生于1921年的韩培信,曾任江苏滨海县县长、县委代理书记。1949年起任常熟县长、县委书记,苏州地委书记。1957年起任江苏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副秘书长。

  在1958年任江苏省委副秘书长时,韩培信还曾当面向毛泽东汇报工作。

  1966年“文革”中受冲击,1970年起,韩培信任冶山铁矿革委会负责人,扬州地区革委会主任、地委书记。1975年任江苏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委常委、省委书记。1977年任国家轻工业部常务副部长。

  在担任国家轻工业部常务副部长时,韩培信大刀阔斧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并恢复轻工业部的生产建设和科技教育工作,组织轻工精品出国展出,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设备。

  1981年,60岁的他开始担任江苏省委书记。1989年12月后,韩培信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八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2004年8月离职休养。

  在任江苏省委书记期间,韩培信曾总结推广华西村经验和乡镇企业“一包三改”经验,大力促进乡镇企业改革与发展,加快小城镇建设。这被邓小平评价为“异军突起”。

  “政事儿”注意到,韩培信从小是个孤儿,他退休后,一直关注孤儿贫困学生的成长问题。

  2006年,他用个人积蓄在家乡设立“江苏韩培信扶持响水孤儿贫困学生基金会”,先后扶持苏北和四川绵竹等地孤儿贫困学生3000多人次。

  在2006年底的理事会上,他说:“我是一名孤儿,我更能理解一名孤儿失去父母疼爱的凄苦,缺少关怀的悲凉。我把我的稿费,逢年过节、生日、生病组织上关心以及亲朋战友给我的慰问金,子女的孝敬钱积攒起来,成立这个基金会,就是要让更多的孤儿不再孤独,让他们有学上,有衣穿,享受到社会的温暖。”

  “政事儿”撰稿/新京报记者郑书 实习生何强 校对:郭利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