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扶贫政策

雪域高原上的特色小镇:广东在林芝的援藏旅游扶贫实践启示

作者:
来源:
中国西藏网 中国青年网
2016/10/04 00:00
浏览量

  编者按:

  2016年9月8日至11日,广东国际旅游产业博览会(简称“广东旅博会”)将在广州举行。以此为契机,方塘智库和广东省旅游局联合推出“广东旅游的新价值时代”系列研究文章,对广东旅游业展开多维度的系列研究,样本化表达,全球化视野,以广东旅游洞察和研判全球、全国旅游发展现状和趋势。

  每年的广东旅博会上,都能看到西藏林芝的身影。从1994年起,广东对口支援西藏林芝市。而广东旅博会已成为林芝进行旅游展销的重要平台,也是广东对林芝进行对口援助的路径之一。

  在对林芝进行对口援助的20多年里,广东省持续从资金、科技、人才、项目等方面支援林芝。其中,旅游扶贫在广东的援助扶贫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林芝具有藏区的民族风情,由于海拔较低,他还有更为舒适宜人的气候环境,被称作“西藏的江南”。从318国道进入西藏的人,必经林芝,资深驴友们总对林芝景点念念不忘:雅鲁藏布大峡谷、南迦巴瓦峰、尼安河、巴松错……

  色季拉山上看南迦巴瓦(摄影|东田)

  但因为交通不便、远离国内主要客源地、本地资本不足、发展意识滞后等因素,林芝长期陷入贫困。经济贫困和资源富饶之间,存在着强烈反差,是典型的“富饶的贫困”。而旅游的发展,恰能推动当地资源的利用并消除贫困。

  中国将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国家扶贫战略也明确,到2020年全国贫困人口要实现脱贫。按照2300元(2010年不变价)的脱贫标准,林芝还有2.28万贫困人口。而全西藏,还有近60万贫困人口。从林芝到整个西藏,由于脆弱的生态环境,以及薄弱的经济底子,其扶贫脱贫的任务就更为艰巨了。

  这几年,广东对林芝的旅游扶贫的一个重头戏是“鲁朗国际旅游小镇”。小镇位于雅鲁藏布江中下游,林芝八一镇以东80公里左右的川藏路上。高山、峡谷、草甸、森林、湖泊、河流等自然景观,以及丰富的藏地人文,为发展休闲度假旅游提供了优质的基础。则小镇高品味的定位和打造,也让很多人对这一西藏旅游的新亮点充满期待。

  鲁朗的田野景观(摄影|东田)

  鲁朗的田野景观(摄影|东田)

  当前,中国的扶贫开发战略已进入到攻坚阶段,旅游扶贫的价值日益凸显,并被视为精准扶贫、可持续扶贫的重要路径之一。方塘智库认为,广东省在对林芝的援藏扶贫中,所进行的旅游扶贫的实践,为我们观察中国的援藏扶贫、旅游扶贫、文化扶贫提供了重要的样本,并且在文化旅游发展、历史文化保护、新型城镇化建设等方面,对其它地区都有着一定的价值启示。

  林芝鲁朗小镇的旅游扶贫实践

  鲁朗是林芝的东大门,在藏语意为“龙王谷”“神仙居住的地方”,有天然氧吧、东方瑞士等美誉,是318国道上的有名小镇。镇子周边,存在着数十个优美的自然人文景观,最美的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最美的名山南迦巴瓦峰、最美的瀑布藏布巴东瀑布群、最美的冰川米堆冰川、最美的森林岗乡云杉林、最美的景观大道318国道波密至林芝段,都深受国内外游客的青睐。

  但过去的鲁朗,基础设施薄弱、城镇配套不足等,都是旅游发展的硬伤,使得其美丽的自然生态、人文地理难以有效地转化为生产力。

  而在鲁朗,从政府到民间的财力都很薄弱,想借助本土资本的积累逐渐完成一个小镇的建设,几乎是不可能的,也和大投入大产出的现代旅游投资模式背离。因而想要获得旅游的快速发展,势必要外界资本的介入。

  2011年,广东和西藏共同将“鲁朗国际旅游小镇”建设项目列为重点援藏项目,意图打造一个凸显藏文化、自然生态、圣洁宁静、现代时尚的国际旅游小镇,并在次年3月启动项目。

  项目得到粤藏双方的重视。西藏方面期待小镇成为未来西藏旅游的新亮点。而广东省长朱小丹先后16次听取小镇方案设计汇报,并与设计团队深入交流。今年的广东旅博会上,林芝旅游将再一次亮相。秋天,鲁朗小镇将正式开业迎客,是林芝旅游的一大亮点。

  鲁朗小镇的藏式风格建筑(摄影|东田)

  鲁朗国际旅游小镇

  从扶贫而言,鲁朗小镇提供了产业扶贫、旅游扶贫的典型案例,而且还映射出中国扶贫开发战略的几个大趋势:

  第一,全方位力量的扶贫投入。

  中国扶贫开发战略中,有组织、有计划的扶贫,一直是最重要的方式,这其中的扶贫主体主要是体制内力量,如部委、央企、东部省份等。但随着扶贫进入新时期的攻坚阶段,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开发的意见》指出,扶贫开发要“充分发挥各类市场主体、社会组织和社会各界作用,多种形式推进,形成强大合力。”

  而鲁朗小镇显示,广东的援助除了政府的力量之外,还有社会各方力量的参与。在政府的引导下,保利、恒大、珠江投资、广中旅、广药集团等企业参与小镇开发。最终,10.1亿元的援藏资金带来了27.85亿元的总投资(今年7月统计)。

  第二,精准扶贫是专业化、可持续的扶贫。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11月于湖南湘西考察时,提出“要精准扶贫,切忌喊口号,也不要定好高骛远的目标”。精准扶贫成为新时期贫困治理工作的指导性思想。方塘智库认为,专业化和可持续的扶贫是精准扶贫的应有之义。扶贫需要充分思考当地的资源禀赋,进行专业的扶贫策略设计。

  鲁朗小镇在这方面的启发是,它结合了当地特有的自然和人文资源,为贫困地区在全国文化旅游产业链中的找到价值点,并以专业的资本、人才、设计、建设和运营管理为驱动,对原有产业进行重塑,尤其是推动林芝的文旅价值的提升和变现。这种专业的“造血型”扶贫,将带动贫困地区人口就业,为产业结构完善、升级提供动力,把扶贫从解决燃眉之急变成帮助地方自己脱贫,是更可持续的扶贫模式。

  鲁朗镇的农牧民生活场景(摄影|东田)

  第三,旅游扶贫的价值凸显。

  由于旅游业对其他产业具有鲜明的带动作用,尤其是在“旅游+”作用下,旅游产业与其他产业跨界融合,催生新的模式、业态,因此旅游对于扶贫的价值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中国旅游“515战略”提出,全力推进乡村旅游和旅游扶贫、旅游致富工作。国家旅游局在《中国旅游发展报告2016》提出,到2020年,通过乡村旅游带动1000万贫困人口脱贫——这占到全国2020年脱贫人口总数的近七分之一。在西藏和林芝,旅游扶贫都是扶贫开发的重点路径选择。

  通过旅游产业的集聚发展,鲁朗小镇将极大地推动当地农牧民的就业——至少为当地群众提供2500个就业岗位,并带动相关服务业的发展,带动贫困人口的脱贫。而且旅游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投入,也将为贫困地区提供交通、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有效地改善民生。而从旅游产业角度看,小镇将成为一个旅游目的地,并对周边乡村旅游发展进行辐射。

  鲁朗小镇从建设到将来的运营,都尽可能地为当地人创造就业机会。在小镇的施工过程中,招用周边五个村寨的村民参与工程的施工和绘画等工作。小镇里建成的五星级酒店在运营管理中,也将主要招用本地村民,加以培训后,参与酒店的服务和工作。保利的酒店在开业初就已招收了18个村民到酒店上班。因而鲁朗小镇的旅游扶贫,其更长远的价值还在于,创造了大量的服务业的就业机会,并提升了当地村民的就业技能。

  雪域高原上的特色小镇逻辑

  今年7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发出的《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将培育1000个左右特色小镇。如今,在全国范围内,特色小镇的探索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而鲁朗小镇的建设,提供了雪域高原上特色小镇建设的样本案例。而早在去年5月,《西藏自治区特色小城镇示范点建设工作实施方案》提出,2017年3年前打造20个特色小城镇示范点建设,为西藏新型城镇化提供经验和模式。鲁朗小镇的项目纳入备案,成为示范点之一。

  方塘智库认为,鲁朗小镇的特色小镇建设对其他地方的示范价值,主要在于其在打造过程中所贯穿的系列逻辑,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历史文化保护的逻辑。

  西藏旅游之所以成为让世界趋之若鹜,不仅因其自然,更因其人文。林芝90%人口为藏族人,丰富的民族文化和自然生态的融合,共同塑造林芝的魅力。在林芝的旅游开发,既要对当地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系统梳理,更要以保护为前提。鲁朗小镇,在建筑风格上,以现代设计融合藏式建筑精华,在传承基础上创新,和传统藏式风格建筑有机结合。小镇在建筑设计与景观设计中,强调藏式文化元素符号的运用,在经过浓缩和提炼的藏族文化渲染下,营造神圣的氛围。

  鲁朗小镇也在通过一系列文化保护与商业机制的设计,挖掘、保护和发扬藏医药、藏族舞蹈、藏族饮食等特色文化。将藏族文化、特色农牧业、藏医药产业等特色元素融入旅游中。

  广药集团也充分利用林芝在丹参、灵芝、天麻、核桃等药材资源优势,建立中药材GAP种植基地,并在原有援藏产业的基础上,结合西藏独特的藏医药地文化,深度挖掘藏医藏药的系统养生保健方法的旅游价值,提供高端生态健康旅游养生体验,也对援藏扶贫、文化旅游发展有着不小的启示价值。

藏式建筑的传承和创新(摄影|东田)

藏式建筑的传承和创新(摄影|东田)

  第二,低影响开发的逻辑。

  新型城镇化要求,在城镇化进程中(尤其是在城市、小城镇的建设中),应尽量减少对自然生态环境的影响,只有“忘得见山,看得见水”,才能“记得住乡愁”。西藏地区生态极为脆弱,生态破坏的结果往往是不可逆的、灾难性的,因此在这里的特色小镇建设,更应坚持审慎原则,贯彻低影响开发的逻辑。因此我们看到,鲁朗在建设过程中,注重新技术、新材料和新方法的应用,以提升城镇化的水平,把对自然生态的影响降到最低。小镇依山傍水,融入到雪域高原的大自然之中,在旅游产品的设计上也多围绕自然生态展开。

  鲁朗的夜空(摄影|东田)

  第三,文旅特色产业集聚的逻辑。

  特色小镇的一个基本前提是,应该有产业的集聚,并且往往以产业上的独特来打造特色。文旅特色小镇的建设,应该进行特色文旅产业的集聚,并逐步培育成一条较为完成的文旅产业链条。鲁朗小镇定位于高端的国际旅游小镇,在业态上,涵盖酒店、餐饮、会所、演艺、商业街、户外运动等多种旅游业态,其中酒店主要是恒大、保利、珠江投资三个五星级酒店群,推动区域旅游向高端化、国际化发展。

  第四,超越地产的逻辑。

  文旅特色小镇的建设,从旅游产业而言,是建设一个为小镇为形态的旅游产品。过去很多地方在“旅游地产”的概念下所进行的旅游开发,往往深陷于地产逻辑,而却没有贯彻旅游的产品逻辑。例如,很多地方的养生旅游、长寿旅游、度假旅游等,到最后都变成房地产噱头,却没有像样的旅游体验。文旅特色小镇的建设,必须超越地产的逻辑,以旅游市场真实需求出发,进行产品的设计和建设。从这个逻辑来审视鲁朗小镇可以看到,小镇的项目都有鲜明的旅游定位,并且注重游客的旅游体验,也只有这样小镇旅游的生命力才能持久。

  鲁朗小镇的游客服务中心

  第五,产城融合的逻辑。

  特色小镇是新型城镇化的路径之一,其建设不仅要注重产业功能,更要在产城融合的逻辑下,推动城镇功能的完善。广东对鲁朗小镇的援建,不仅涉及旅游项目,还相应带来学校、卫生院、中心广场、商业街、市政基础设施等的建设或提升,从而使鲁朗小镇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小镇。

  助推林芝旅游的升级和国际化

  对鲁朗小镇的建设,是广东对林芝的20多年的援藏扶贫的一部分。而对鲁朗小镇的观察研究,也应该在更广阔的视野下进行。尤其是,以不同层次的旅游生态的维度出发,将会看到广东的援藏扶贫和林芝旅游发展的多个层面之间,都存在着密切的关联。事实上,广东对林芝的旅游援助扶贫,早已超越了简单的项目投入,而是进行更为系统性的扶持,推动林芝旅游业的健全发展、和国内市场的对接以及国际化。

  首先,以鲁朗小镇推动林芝区域旅游的升级。

  鲁朗小镇是林芝旅游的重要核心,通过小镇的建设,不仅将带动周边乡村旅游的发展,根据林芝的意图,更是要打造以小镇为中心的藏东南精品旅游线路,强化林芝生态旅游产业体系建设。

  鲁朗小镇定位于高端休闲度假旅游,不仅仅是林芝旅游业的补充,更将大力推动林芝旅游业的转型升级。在林芝的旅游发展规划中,将以山水风情文化体验为两大支撑,以生态旅游季为载体,构筑森林、雪山、冰川、峡谷、乡村、桃花、秘境、宗教、文化九大生态旅游特色产品体系。而鲁朗小镇是未来林芝旅游发展的重要支点。

  秋天的巴松错(摄影|东田)

  秋天的尼洋河(摄影|东田)

 

  其次,助推林芝特色旅游品牌的打造。

  2015年,西藏林芝市接待国内外游客达351.72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2.8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6.35%和26.85%,产业增加值预计实现9.8亿元,同比增长22.9%。目前旅游业在林芝的生产总值中的占比超过25%,并且逐年提升。

  近年来,林芝大力进行区域特色旅游品牌建设,推动林芝旅游的迅速发展。而广东对于林芝特色文化、乡村旅游、藏医藏药、民族手工业的扶持,以及对异贡茶场的帮扶、对鲁朗小镇的援建等,都是林芝特色旅游品牌建设的重要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三四月都是林芝桃花开的最繁盛的时候,浪漫的桃花景观吸引很多游客到来。林芝在过去几年在桃花上大作文章,每年三月下旬举办林芝桃花文化旅游节活动,不仅成为林芝旅游重要品牌,更在每年带动了西藏的春天旅游旺季的到来。

  林芝4月份的桃花景观(摄影|东田)

  第三,推动林芝成为进藏旅游集散地。

  几年前,林芝就提出了“畅游西藏,从林开始”。林芝一直期待成为西藏旅游的第一站、集散地。但这要求林芝能够深度地嵌入到西藏的旅游生态之中。一方面,借助特色的、差异性的人文和自然风光,打造独此一家的藏区风光。另一方面,以便捷地交通,形成对其他旅游区域的连接和辐射。

  拉林高等级公路、机场快速通道、林芝机场改扩建、滇藏新通道丙察察线、川藏公路通麦“天险”三桥五洞等相继完工并通车,拉林铁路也已开工建设,川藏铁路被纳入国家建设战略规划。这些这些工程将逐步改善林芝的交通区位,使林芝和西藏其他区域、大香格里拉区域的连接更为紧密。而鲁朗小镇的建设,将大大提升林芝的旅游配套水准和旅游服务能力,推动林芝逐步坐实其作为进藏旅游集散地的定位。

  第四,助推林芝的旅游走向全国和世界。

  林芝力图打造为世界旅游目的地,建设“雪域江南”“世界级生态旅游大地区”“世界旅游目的地”等品牌体系。而作为中国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也一直助推林芝旅游走向全国,以及国际化。

  鲁朗的冬日雪景(摄影|东田)

  2015年,南方航空开通广州直飞林芝航班,为林芝与珠三角客源地之间,打通了空中高速桥梁。从广州飞到林芝只要3个半小时,时空距离极大地压缩。借助白云机场上百条的国际航线,林芝旅游能够更快捷地和国际市场对接。此外,北京、上海、西安、青岛等城市也即将开通与林芝的双向直航班机,这些变化都将彻底改变林芝旅游的发展态势。

  同时,广东省通过多种营销手段为林芝吸引旅游客源。包括组织策划、采风、专列等形式的客源组织,借助主流媒体宣传营销、免费提供优质展销机会等。广东旅博会为林芝提供免费展位并进行展位布置,协助邀请旅游业界和媒体参加旅游推介会。同时,广东还在香港、澳门、台湾旅游展上,为林芝旅游设立专门展位,支持其林芝开拓港澳台及国际旅游市场。

 

  文|李亚蝉(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许伟明(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