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资讯    扶贫政策    产业扶贫    助学扶贫    调查研究    扶贫文苑

走进扶贫 | 扶贫助学 | 老区旅游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西苑公寓1幢

电话:025-86269430  邮编:210036  邮箱:jsfupi@126.com

版权所有:江苏省老区开发促进会、江苏省扶贫基金会、江苏省扶贫开发协会

苏ICP备160204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分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407号 

累计访问量:307338

扶贫政策

海南 普惠金融,只做实事(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新理念引领新发展)

作者:
来源:
人民日报
2016/07/30 00:00
浏览量

  海南 普惠金融,只做实事(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新理念引领新发展)

  “农民不愿贷,银行不敢贷”,曾是海南农信社小额信贷发展面临的尴尬境地。如何破局?去年8月,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海南省农村信用社创新金融服务模式“三农”实践研究正式启动。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出任首席专家,历时10个月,形成1个主课题和10个子课题的研究成果,海南蹚出了一条农村小额信贷实践的创新之路……

  “金融+诚信”

  破解农民拒贷银行惜贷难题

  海南省农信社理事长吴伟雄曾带队深入农村调研数月发现:农民之所以不愿意借贷,是因为农民不相信银行,认为有潜规则让贷款手续繁琐:比如,信贷员自由裁量权较大,没有关系贷不到款,即使贷了款,也要给回扣……1998至2007年间,海南农村信用环境差,农村地下钱庄盛行,海南农信社当时的农户小额贷款不良率高达90%。“远离毒品,远离小贷”成为流行语。

  用好金融手段引导社会诚信,破解农民拒贷、银行惜贷的难题,成为海南农信社的攻坚方向。为培育农民诚信,海南对于无抵押物的农民,采取五户联保方式帮助农民贷款。三亚市崖城镇拱北村的赵少梅获悉政策后,积极联系和她一样有创业想法的妇女,组成五户联保小组,于2010年5月向当地农信社申请贷款,拿到第一笔农民小额贷款2万元。在其带动下,同村妇女也纷纷争取项目贷款,发展瓜菜种植。短短两年,全村获贷妇女达到246人(次),贷款193万元。

  云爱雯,文昌市东路镇葫芦村人,养殖鳗鱼为生,几年间,在小额信贷员陈庆崖帮助下,云爱雯的贷款金额从5000元增加到50000元。陈庆崖说,当初给云爱雯放第一笔贷款时,告诉她只要讲诚信,利息就会低。信用社的利率定价权交给客户,利息由实际利息和诚信保证金两部分组成;诚信保证金在客户没有任何逾期记录且贷款结清后一次性返还。

  对信用社而言,海南还实施阳光信贷、利率公开和均等服务等方式,规范信用社行为,为农民借贷、信用社放贷搭建好桥梁。海南从这三个方面防止农民因金融信息不对称导致拒贷心理。

  “资金+技术”

  小额信贷助力精准扶贫

  昌江县重合村村民符桂英,因小孩生病返贫。了解到符桂英人品好、勤劳肯干,海南省农信社小额信贷员主动送贷上门。符桂英先后4次贷款,扩大养殖规模,贷款金额从5000元增长到3万元,如今还上了40多万元医药费,生活明显改善。

  小额信贷对于农村扶贫到底有多大效果?课题组和海南省统计局的统计显示:由于得到小额贷款,31.16%的农户及时解决了子女上学难题,29.70%的农户购买了新家电,29.27%的农户盖起了新房,3.46%的农户购买了小轿车……

  然而,因单笔金额小、户数多、风险高,小额贷款依然是世界性难题,大量优质特色农业项目难以得到金融支持。为此,海南省农信社成立之初,罗保铭就明确要求:“要为农民增收多做实事。”

  为此,海南农信社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确保给农民放款、教农民技术、帮农民经营、促农民增收、保农民放款的目标有效落实。信用社用IT技术强化信贷工作管理,为95%以上的农户建立金融信息档案,找准脱贫项目,让信贷员们做到“心里有档,放款有胆”。

  2011年8月至2015年7月,海南省农信社向10个国家级贫困县及省级贫困县累计发放小额贷款37.8亿元,惠及近9万农户。研究结果表明:海南全省农村贫困人口、贫困率与小额贷款规模呈现明显反向变动的关系,以小额信贷推进农村精准扶贫,扶到了点上、根上。

  “机制+创新”

  保障金融产品既“普”且“惠”

  课题组认为,海南农信社破解农民贷款难的宝贵经验,可概为四个字——“九专五交”:

  “九专”是指:成立专设机构——琼中小额信贷总部,在全省乡镇设立小额信贷服务站;组建专业队伍,招聘新毕业大学生组建专司、服务农民信贷;创立专门文化,比如信贷过程不喝农民一口水、不抽农民一支烟、不拿农民一分钱;制定专项流程,有效防控金融风险;开发专门产品,小额信贷产品多达16种;实行专项贴息,解决农民后顾之忧;开发专门系统,专门的电脑系统和覆盖到村的电子自助设备终端,让农民贷款不出镇、还款不出村;成立专家团队,资金+技术,发挥“1+1>2”的效应;设立专项基金,如伤残互助基金,让贷款农民遭遇意外时无后顾之忧。

  “五交”则指:贷款审批权交给农民,把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也让信贷员的自由裁量权得到有效限制;把贷款风险防控权交给信贷员,调动小额信贷技术员的放贷积极性;把工资“发放权”交给信贷员,设计“存贷分离、大小分开、收入清晰、责任明确”的机制,小额信贷技术员的收入完全取决于自己的业绩和风控情况;把贷款管理权交给电脑,降低成本,提升管控风险能力。

  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琼中小额信贷首任班长陈奎明介绍说,机制创新,带动小额贷款在海南成为农民既“普”且“惠”的选择。截至2015年6月,海南省农信社小额贷款余额为71.2亿元,年均增长13.22%,占全省总量83.8%;惠及22.8万农户,占全省小额贷款农户的89.9%;户均贷款2.48万元,2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农户占比为82.3%。

  多找办法 不怕麻烦(快评)

  小微信贷被很多金融机构认为“不划算”。海南农信社为什么要创新“三农”金融服务模式,发展小微信贷?恐怕要从其“多为农民增收找办法”的初衷分析。提及金融行业,人们更多会想起其经济功能。而对于金融企业而言,营造涉农良好信贷环境的社会功能同样不容忽视。

  培育农村金融诚信,增强农民金融意识,畅通农业融资渠道,延伸了金融服务链,“不怕麻烦”的实践完善了海南农信社的小微贷款模式,也成就了更多农民的致富之路。这需要企业组建一套专业队伍,不仅懂贷,还要知农;需要一套专门的文化,真诚服务,赢得信赖;需要一套专门的机制,精细管理,公开透明。

  只有多找办法,不怕麻烦,才能让所有阶层和群体以平等的机会、合理的价格享受到符合自身需求特点的金融服务。让农民足不出村,就可享受金融服务,从享受服务中培育诚信,进而尝到甜头,普惠金融的“惠”才会越滚越大,而这,也正是普惠金融发展的题中之义。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28日 06 版)